清理了个人空间。
在轰百坑,准备产粮中。

(这里是题目)

《夏至未至》-陆之昂

燥热如同细密的爬虫在咬噬着发麻的头皮,令人作呕的感觉涌上心头。汗水濡湿了单薄的睡衣,后背紧贴着凌乱的被单。半梦半醒间仿佛失了重一般,恍惚中身体似乎要陷入深渊。只能徒劳地攥紧了身下的布料拭去了粘腻的汗液,却无法平复那颗被滚烫的掌心却牵扯的心。胡乱地抹了把湿漉漉的面颊,无意间撩起了被消毒酒精贴在皮肤上的发丝,扯动了额前的伤口猛的倒吸一口气疼得龇牙咧嘴。
-妈的,下手真狠。

寂静的深夜除了蝉鸣与胸膛剧烈起伏着的喘息外,嘶哑的喉咙里再发不出任何声音,声带振动而只能制造出弃犬一般的哀鸣,想到这个颇为讽刺的比喻便自嘲地苦笑起来。断断续续的笑声从微微裂开的唇角挤出,伸舌舔过干燥的唇瓣,火辣辣...

你所见到的风景

春天的阳光一天比一天地暖和起来了,太阳就像宙斯愈发毛茸茸得像个绒线球,光纤的尾巴随着时光的变迁一寸一寸地扫过敏感的皮肤,头发也不知不觉中长长了许多。汗水黏在后劲处的碎发里,像细小的蚂蚁爬来爬去挠得脖子又痒又难受,抽出枕着的胳膊随意地抓一把却空手而归。抬手欲用五指遮住刺眼的阳光,近距离之下,手心的纹路背着光也能看得一清二楚。或直或曲,尽头若隐若现。
有人说,人的命运早已被写在了这些线条中,没有改命之力。

——或许有一天,这些曲线会改变方向的吧。
强光之下盯久了,不由得有点儿眼花得产生了幻觉。令人烦躁的蝉鸣隐隐约约地透过茂密的树丛传达至了每一缕空气中,让人不经猜想是否夏天已经到来。就像人生中的许多事,似...

没有人是一座孤岛

脚踏车清脆的铃响回荡在林荫小道间,穿过了悠长的拐角,似一首高昂的钢琴曲,惊飞了草丛间憩息着的鸟儿们。风掀起了轻盈的纯白色衣角,钻进衣缝间亲吻着过于紧张的肌肉,也抚平了僵硬的心弦。轻松地踩着踏板穿梭于树叶打下的阴影之中,清新的空气一点一点地挤入肺部将浊气排出,热血充斥满了坦荡的胸怀。阳光懒洋洋地洒在了视野内,将一切事物都染上了温暖的色调。如同昏黄的夕阳,驱走了心中的阴霾。又像宙斯毛绒绒的大尾巴扫在面庞上,痒痒的,回忆起了记忆深处那个总是慢吞吞才到来的夏天。
“一起去学校啦。”
差点这样脱口而出,大概是被花香扰乱了思绪,仿佛在朦胧中嗅到了香樟树的气味。

-叹气的话幸福会溜走。
曾经因为没有得到漂亮的玻璃弹...

「深海學長,喜歡大海嗎?」

寧靜的、波瀾不驚的大海,藍得碧綠,深得幽邃,令人淪陷……我一直尊敬著那樣的前輩,無需追趕、無需言語,就像包容萬物的海,連最渺小的火焰都能與之共存。

「…大海有太多的未知,我……」

誰說我不曾渴望過觸碰光明?只是它太遙不可及——它或在一望無際的宇宙之邊,或在兩萬里深的大海之下……我並非英雄之輩,所以懦弱地畏懼著失敗,我毫無把握,憑我一己單薄之力能否支撐起這過於龐大的身軀,如同我也一直堅信著水火不相容的道理一般,我害怕著墜入萬劫不復的深淵,所以往往不會選擇嘗試未知的事物。
我知道我微弱的火焰無法衝破眼前的茫茫迷霧,便只好放棄、逃避,自欺欺人罷了。一頭栽進溫柔的漩渦之中,隨波逐流...

浅谈·大神晃牙

☆孤傲的狂野之狼

隶属于轻音部的摇滚狂热者,现野兽派组合UNDEAD成员之一。特技是电吉他,喜欢铃铛和带响声的东西,讨厌可爱的东西(指“光有可爱的外表而毫无实力”,也说过不喜欢懦弱的生物)的和有刺激性气味的事物,嗅觉灵敏,爱好卡牌游戏,家庭成员有父母和柯基犬(leon),与爱犬独自居住。

-野性(狗狗伙伴)
是那种会把动物当作伙伴的孩子。“因为人类太嘈杂了”(狼之直觉)就可见他并不是拒绝与外界交流或暴躁得不听人说话,反而是非常注重心灵的契合。
把动物当作了不起的男子汉或者正在努力成为男子汉的存在,是彻头彻尾遵守着弱肉强的野兽派,而动物本身也是与自然所作斗争,对于莱昂也好大吉也罢都是这样认为的。在狼之直...

【千翠】六兆年と一夜物语

*曲梗-六兆年と一夜物语
*大正时期
*千翠

阴雨打湿单薄破旧的外套,刺骨的寒风侵入骨髓深处,如残忍的恶鬼一般横行霸道、夺走了一切温度,留下的是绝望.
好冷,好想死.

「吐き出すような暴力と 蔑んだ目の毎日に」
隔着冰凉的一墙之外,孩童们嬉戏玩耍的银铃笑声像包裹着蜜糖的尖刀一般,不经意间就刺伤了敏感的心,哪怕极力抑制也完全无法忘记那被烙入心底的,被孤独支配的恐惧.在屋檐下颤抖着蜷缩起身体,指尖微微发凉,竟是失去了最后一丝握紧拳头的力量.

-“那个家伙,就是恶鬼之子.”
我看见了啊,那空洞的眼神深处,像隐埋着汩汩岩浆的火山口,流露出藏不住的嫌恶和愤怒.
-“离他远点,小心被诅咒!”
我听见了啊,那低吟的喉咙底部,似...

【ES/高峯翠中心】世界以痛吻我,要我报之以歌

-世界以痛吻我,要我报之以歌.
-三年级毕业生私设
-大量个人理解请见谅

风溜进房间,悄悄地翻动了书页,一个小小的折痕却在不经意间留了下来.

即使是作为偶像,文化成绩不过关的话也是无法毕业的,并没有哪一门偏课严重所以不需要像有的同学一样抱着古文书整篇整篇地背诵,但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就对阅读起了兴趣.尤其是在做完一大堆枯燥的数学题后,这是除了听音乐以外自己最为钟爱的一种放松方式,偶尔也会把喜欢的句子摘录在笔记本上,和吉祥物一起好好地保护着.

三点一线的生活也并不显得太无趣,大概是习惯了,虽然还是常常走霉运,但天天都喊着“好烦好想死”的话大概也不像个样子吧,渐渐地不再把这句话整日挂在嘴边.家,练习室,阅览室....

© TODOROKI | Powered by LOFTER